前CS队员被迫转战CF 就此完成电竞人的梦想

  老一辈的玩家不知道还记不记得,当时各地的网吧里充斥的都是CS中那轰鸣的枪声和兴奋的嚎叫(当时的网吧还没有耳机,用的是小音箱)。“仓库”、“沙漠”等一张张经典地图曾是我们这一代人心中的经典。

  当时CS绝对是电竞人的主流游戏,但是随着电子竞技这十多年的发展变化,当初的经典现在已经退出了人们的视线。其中那些曾为《反恐精英》奋斗过的人,有的仍在游戏行业或者电子竞技领域,有的则早已退出江湖。下面小编要说到的主角,就曾经效力于一支《反恐精英》战队,但后来受迫于职业大环境和现实压力,最终转行《穿越火线》获得职业成功。

  曾经的《反恐精英》岁月我们经历过

  以下为正文:

  说起电竞选手,大家或许习惯看到近几年在国内大红大紫的Sky,许多年轻人怀揣着梦想进入这个圈子,并渴望通过游戏竞技来改变自己的人生境遇。然而电竞选手今天的地位和成就却是由许多不知名的老电竞人一步步奠基而来的。在今年Chinajoy上,记者偶遇中国最早的一批电竞选手反恐精英CS的奈何(战队里的名字),如今已成为腾讯的射击游戏高级品牌经理的他依旧对当年的电竞生涯历历在目。在新国际博览中心的一角,奈何点起一支烟向记者聊起了自己10年的电竞圆梦之路。

  十年前无奈退役-无工资 自费去比赛 奖金数百

  2001年,当时也正是射击游戏反恐精英CS红火的年代。在全国的大学、高中、初中甚至小学里,都有着一群热衷的CS迷。当时还在承德师范大学上大二的奈何也是其中之一。跟着同学到网吧第一次接触CS之后奈何就深深爱上了这款游戏。随后他就开始钻研这款游戏,从寝室室友战,到门厅之战,奈何从学校开始了自己的电竞之路。

  通过努力,奈何很快从寝室冠军升级到了门厅冠军、楼栋冠军、学院第一,甚至大学第一。回忆那个时候,奈何十分感慨,“当时真是一腔热血,除了吃饭的钱,家里给的其他钱都花在了去网吧打CS上。”2002年,在河北CS圈内颇有名气的奈何很快就经过朋友的引荐加入了当时的一支名叫HD的CS战队。由此,奈何真正成为了一名电竞选手。成了电竞选手,就要打各种各样的比赛,但那时没有人来组织比赛,战队也是自发形成,没有人来赞助和投资。本来说好的一个老板来赞助,结果却连个人影都见不着。训练完全靠自己掏钱在网吧练习,辛苦的时候甚至就趴在键盘上睡觉,一天的吃喝拉撒几乎全部都在网吧里解决了。随着努力,奈何善用的M4练到了见人就爆头的境界,也成为了战队的主力核心。在大家的努力下,HD战队成为了河北最好的CS战队之一。

  中国国家体育总局在2003年将电子竞技运动列为中国正式开展的第99个体育项目,这让奈何十分激动。随着当年的WCG(世界电子竞技大赛)CS战的揭开,HD战队报名参赛,拉开了与国内各省市战队的大战。这一段经历让奈何至今都记忆犹新。需要自费去比赛现场比赛,但赢了比赛如果不是国家级的根本就没有奖金。哪怕是省级的奖金也就100元到200元。“说实话,奖金连来回的路费都不够,那时候大家都是抱着一腔热血在坚持着。”有一次,由于来回奔波,在赛前奈何发烧到38度,但为了不放弃一年一次的WCG,怀揣着到国际舞台上为中国增光添彩的梦想,奈何选择了带病坚持比赛。“记得当初我进网吧比赛的时候是38度,出来的时候也是38度,打完了比赛之后我就去医院输液了。”尽管如此,但是强中更有强中手,HD战队在全国的总决赛上落败了,没有能够代表中国去出战世界大赛。

 

 

  当时也正值奈何大学毕业,没有收入,奖金低微,还要来回自费奔波比赛,这让刚踏上社会的奈何实在无法坚持。无奈之下,他只能选择“封枪退役”。

  十年后欣喜后人-工资稳定 有赞助商 奖金上万

  尽管自己不再当职业电竞选手,但是奈何依然没有放弃,他毅然放弃了当老师的机会而投身了游戏产业。加入游戏产业之后,奈何先是在游戏网站当自由撰稿人,发表一些对游戏比赛的见解和报道,随后他又发挥自己熟悉射击游戏的专长,开始为游戏厂商代理射击类游戏。

  2005年至2008年,随着魔兽争霸等游戏的强势引入,中国电竞游戏有了稳步的发展。相比之下,反恐精英CS这款游戏的热度越发下降,在这个时候奈何加盟了腾讯,参与了腾讯代理发行新型射击游戏穿越火线(CF)的全过程。在奈何看来,CF在CS的基础上有长足的进步,让玩家有了更多灵活机动的选择。

  随着引入CF,腾讯也开始培养自己的CF战队,奈何作为一位老CS的电竞选手,自然也就在工作之余客串了一回“教头”。当他再次拿起鼠标披挂上阵,虽然同是射击游戏,但已不再是CS,虽然只换了一个字母,感觉已是大不相同,但奈何很快就找回了感觉。然而这一眨眼,已经过去了近10年。

  相比射击游戏的更新换代,让奈何更高兴的是10年来随着电竞游戏的发展,电竞选手的生活也比之前有了明显的进步。不仅战队有赞助商,电竞选手有了固定工资,而且打赢一场比赛的奖金也从10年前可怜的一两百元变成了上万,甚至是10多万元。电竞选手也从原本的默默无闻走到了闪关灯前,被广大媒体所争相报道。不仅如此,优秀的电竞选手还有了自己的忠实粉丝,甚至借此在网上开起自己的淘宝店,收入十分可观。

 

 

  当年奈何成为电竞选手遭到了父母的坚决反对,他是在很无助的情况下苦苦坚持了两年多。而如今,他也亲眼目睹了电竞选手能够得到家长的认可。“我所熟悉的一支CF战队里有一位选手,一开始他当专业电竞选手的时候遭到他母亲的反对,后来当他母亲看到了WCG总决赛上中国队领奖瞬间,她的观念改变了,她表示只要儿子能够像他们这样,她就不会反对。所以我觉得这10年,电竞选手不仅收入改变了,而且外界对他们的看法也有了很大的转变。”

  今年已经32岁的奈何显然没有赶上好时候,但是他却没有后悔。如今的他早已经完成了转型,变身腾讯射击类游戏的高级品牌经理,成了为游戏产品推广服务“战队”里的重要一员。

  急中生智修好鼠标 帮助中国队圆梦WCG

  尽管已经转型,但是在奈何的心中,依然有着一个梦没有完成,那就是代表中国队站在电子竞技的最高舞台上领略那种骄傲和自豪感。终于他的这个梦想在2011年的WCG总决赛上实现了。

  在釜山进行的WCG2011世界总决赛CF项目的最终决战中,奈何作为腾讯官方的工作人员来到了现场,为中国辽宁东珈AB队提供服务。曾经梦想为中国在WCG舞台上夺冠的奈何总算是来了梦想的决赛场。虽然他的身份已经不再是电竞选手而成为了一名工作人员,但10年的梦想和期盼让他激动得发抖。

  然而在赛前突发情况发生了,中国辽宁东珈AB队一位选手的鼠标突发故障无法使用。作为随行工作人员的奈何马上将自己所带来的鼠标打算给选手换上,但WCG总决赛的裁判十分严格,必须使用指定的鼠标才能参赛。无奈之下,奈何马上与工作人员打车奔出赛场打算买一个一模一样的鼠标来给选手配上。“当时我就想千万不能因为一个鼠标的问题而输了比赛,否则真是太冤了,我内心也受不了。当时也不顾打车费什么的了,就想买到一个一模一样的!”但是出租车几乎兜遍了半个釜山城也没有买到一款一模一样的鼠标。“不行!绝对不行!买不到也要把鼠标修好!”最终奈何带着一把螺丝刀回到了赛场。虽然不是专业维修员,但是奈何全神贯注,凭着自己当年打CS经常对滚轴鼠标拆卸清污的经验,他拆开了那名选手的鼠标,一个个地方查找问题。终于皇天不负苦心人,经过1个小时的钻研,奈何终于在赛前为那名选手修好了鼠标。

  辽宁东珈AB队

  最终中国辽宁东珈AB队不负众望,以2比0的总比分击败美国HAM-MERTIME,成功捧起冠军奖杯,这也是中国代表团在WCG2011世界总决赛上收获的唯一一枚金牌。当现场升起五星红旗,奏起国歌的时候,奈何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喷泄而出,止也止不住。他哭着、嚎着,为场上的选手们欢呼,虽然自己已经退役了近10年,但那一刻他感到自己10年来的梦想终于圆了。

  讲完了自己的故事,奈何挥一挥手,一边向记者道别一边语重心长地说:“今年WCG总决赛在昆山进行,这两年国外CF选手的水平都上去了,我们的选手还得继续努力,不能在家门口丢脸啊……”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